首页>>体育资讯 >>列表

云南奔牛命悬一线 能否征战CBA须看篮协“脸色”

2020-11-16 17:09:15 字号:
7月11日是中国篮协留给云南红河奔牛俱乐部的“大限”——如果11日还不能解决欠薪,云南三大球唯一的一支职业俱乐部将从此消失。据记者了解,大限在即的“奔牛”仍然一筹莫展、命悬一线。  云南红河奔牛俱乐部新闻发言人陆立告诉记者,目前俱乐部拖欠球员的400万元薪水仍毫无着落,“我们想了很多办法,但收效甚微。这7月11日大限怎么说到就到了!”俱乐部此前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让有意向的企业尽快“输血”或全面接手,而省外多家企业也纷纷表现出浓厚兴趣,但愿意整体接盘的企业几乎没有,都希望以参股方式介入运作;还有的俱乐部希望“连锅端走”上赛季的主力球员,对俱乐部完全不感冒。  让陆立深感痛心的是迄今没有任何一家省内企业向“奔牛”伸出援手,愿意将它从死亡的边缘拽回来。  尽管感兴趣的企业不少,但俱乐部始终未能与任何一家达成协议,问题的核心在于“奔牛”的身份突然变得不尴不尬――因为俱乐部是从前云南红河州政府的企业改制过来的,由州政府控股,俱乐部要完成剥离或脱壳必须通过红河州政府;无论哪一家企业以何种方式“接盘”都需要红河州政府的最后表态,而后者的态度至今暧昧不明。  “和中国CBA绝大多数俱乐部的运作不太一样,我们的政府色彩似乎更浓一些,根本不可能跨过州政府这道坎。”陆立说,俱乐部实在不愿意就这么“等死”,一方面“奔牛”正积极与中国篮协沟通斡旋,希望能宽限时日,一方面也希望红河州政府能尽快表明态度,拿出应对方案,让球队挺过这场空前危机。  “眼下,‘奔牛’是死是活全看篮协的了,如果宽限时间再多一些,我们相信‘奔牛’还有救!”陆立说。  云南红河奔牛俱乐部2004年正式征战CBA,05-06赛季曾经取得过第六名的好成绩,但近年来一再陷入欠薪丑闻;上赛季,云南红河奔牛俱乐部拖欠球员工资总额约400万元,受到中国篮协严肃处理,要求“奔牛”须在7月11日前首先解决欠薪,否则将不可能获下赛季“准入”资格,这也是任何一家企业接盘的前提。  上赛季球队内忧外患,先后出现大牌外援嘉伯及其后继者科斯利的“叛逃”,以全华班出战的“奔牛”成为CBA实力最弱的球队,赛季结束后排名垫底;高达400万元的“欠薪门”事件再次将“奔牛”拖入深渊。
培训班招生方案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recruit